【變態SM霸凌女】
我秉持著盡量記錄婚姻中的好事而不要寫憂愁哀傷的事,可是哪段婚姻不是在風雨中搖盪,平凡婚姻中峰迴路轉的景色才最真實,磨合過後攜手成長的兩人才最吸睛。我自詡經歷過上一段鼻青臉腫的感情後,已經很能做到感情中的應對進退,可是兩人世界就像一條景色無邊、綿延不絕的漫漫長路;在我看來沒啥了不起的小缺點,另一半眼中卻有可能是致命的絆腳石。

起因在於,每次口角爭吵時,我一定要大叔先道歉;不管是我錯還是你錯,通通給老娘有誠意的賠不是先,才拿得到講和的通行證,威脅撒嬌還是使各種手段就是要聽到一聲對不起。但是和從前一生氣就叫當時男朋友下跪求饒讓我當女王的壞脾氣和任性比起來,可還算是識相了不少,時光和命運對我很寬容,溫柔的教會我不少生命的功課。只是這樣還不夠,我不能拿和從前比我已經好太多了你還不知道要珍惜難道你瞎了眼這句老梗逼大叔屈服。當獨居老人很久的大叔也有我碰不得的地雷區,敢情脾氣再敦厚,被逼急了還是會跳牆的,要他莫名其妙連不是自己的份的賠罪就是他的死穴之一,而我一直認為要他先認錯真的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就是一句對不起,聽了我心情舒服後一切好談。

上個禮拜這個梗再度被熱炒,我一如往常撒嬌要他先道歉,盧了很久不得其門而入,沒想到臉越來越臭的大叔沉著聲說

「妳不要一直霸凌我」蛤?霸凌?不過是要聲對不起,有這麼嚴重嗎?本人鄉愿的要命的害羞個性居然有天會被指著鼻子說是施暴霸凌者。

滿腹委屈和朋友D聊到件事,我十分堅持只不過是要他說聲道歉「真的還好吧」,旁觀者清又冰雪聰明的D一步一步引導出我內心的黑暗面(多姐,辛苦妳了),表面上我一派祥和六畜無害什麼都好好好,可是骨子裡跳動的卻是不願意輸的基因;回憶在和D你來我往的對話中逐漸浮現,以前工作的時候,爭比賽、爭考績、爭表現,什麼都要贏,樣樣都要拿第一,把自己逼到極限是小事,連帶我的員工常常被籠罩在壓力鍋中苦不堪言,雖然抱了幾次新人獎回家,站在幾千人面前接受表揚,可是卻不能否認,每個鮮明個性的背後都存在著尖銳傷人的缺點。不管是不甲意輸的感覺還是真的不覺得沒啥大不了,枕邊人都提出心中看法,我怎麼能不重視。

D分享她的秘訣給我,爭吵時,說正面的總比負面好,說我愛你總比對不起好。

我問大叔,下次吵架,如果要你說你愛我是不是會比要你說對不起讓你感覺更好一點。大叔很是感動,壞脾氣老婆怎麼突然開竅了。開玩笑,我可是有智囊團軍師相挺的(多姐,我的婚姻真的不能沒有妳,抱)


【乞丐的英文】
雖然我和大叔初戀情人瑪賽娜變態的成為姐妹淘,可不代表我都能夠大方的面對他每一任前女友,我也是有放不開小心眼的時候。大叔前女友F來信譏笑我英文差強人意、貽笑大方,這勾起我國中時上課全程恍神導致某次隨堂英文小考拿了全班唯一零分的回憶,不,應該說全升學班唯一的零分,被紅牌英文老師叫到講台前羞辱不夠,她還拿著劃了紅色大大零的半張A4大的考卷到全部升學班上宣傳居然有人不知恥的考了零分,讓我當下羞愧的覺得切腹自殺才是唯一謝罪方法。後來雖然一路狠K英文擠進第一志願讀了五年英文系,考了托福順利拿到文憑又在美國工作了四五年,內心深處對英文的恐懼卻沒有減少一分一毫,那年夏天被英文老師當眾羞辱的畫面一直是我揮之不去的夢靨,

有人稱讚我英文好棒怎麼學的,我都當他開玩笑說客套話;前女友一句妳英文很差不比我好,我卻傻得把它當成寶硬揣在懷裡不肯放。她從頭到腳死命攻擊我,亂槍打鳥還真給她矇到我的罩門。也不知道上輩子是修了什麼福報燒了幾柱好香,在往死胡同裡鑽的時候都會有貴人給我一句當頭棒喝,提著領子把我從泥濘裡揪出來。

和我同齡,也住喬治亞州的人妻C說:「英文要那麼好做什麼?難道紐約乞丐的英文會比妳差嗎?」

right there,我有一種立馬開悟,生命失落的那塊拼圖給補上,隨時都可以得道升天的清明。不需多說,有力簡短的話像一百八十萬燭光從我的腦門打入。是啊,英文要那麼好做什麼?一山還有一山高,英語不是我的母語,我已經能夠順暢得表達想法、主持五十人的小型會議了,要多好才算是好?這讓我想到認識的一個國際知名手機大廠已退休的亞洲區總經理,拿了美國碩士,在美國工作近三十五年,英文卻帶有很重的台灣腔調,但是他事業上的成就不容小覷,帶有華人腔調的英文絲毫沒有限制他在職場上的升遷及表現。可自認英文頂瓜瓜嚇嚇叫的前女友,至今做的還是一份高級文書處理員、隨時都可以被取代的工作呀。


【人妻靜思語】走不出被過去記憶綑綁時,要解開心結總是需要緣份,誰知道,居然真的讓我給碰上了我心中充滿感謝,老天待我頗豐,總把世界上最溫柔的人帶到我身邊,指出我看不到的盲點,D和C,謝謝妳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治亞旅途 的頭像
喬治亞旅途

喬治亞東村記樂簿

喬治亞旅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