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經前症候群,渾身都是刺,平常眼一閉假裝沒看見的事在這個時候全部累積在一起來個新宇宙大爆炸。

我知道自己是一個open heart又自以為是強人的爛好人,看別人傷心難過在死胡同裡逛大街就想插手替人家分憂解勞當朵三八阿花解語花,就算只能幫助十分之一,也覺得有總比沒有好,是撒種是灌溉是施肥還是日照吹風,各有各的緣份。 

當腦子這樣想,自然就散發相同的能量氣息吸引有需求的人。所以,來來去去討抱抱要秀秀的人很多,一次兩次舉手之勞大家歡喜就好。可偏偏有些人拿了免費的抱抱之後食髓知味認定我是御用抱抱官員,受了現實的創傷,飛也似奔到我懷裡,也不管我是不是正翹著一條腿啃雞腿滿手滿嘴油膩實在不方便現在接客,說要就馬上要,這是強姦啊(不要過來,我要喊囉!我真的會喊喔!)。

偶爾我也會高估自己的生產能力,也有以為自己是神力女超人的錯覺;以為我的正面能量源源不絕像氧氣一樣會光合作用隔一夜就會自己生出來。高估自己的下場就是被別人的、干我屁事的的負面能量給打趴在地上連屁都擠不出一個來。

最近,我檢視自己的人際關係,發現我很像免費供應抱抱和摸摸頭的愛心攤販,只要你來排隊就算我乳汁乾涸也會想辦法借強力電動馬達把它pump出來,只要能夠餵飽飢渴的人,就算死我也瞑目了。

然後,在我的情緒開始劃出微笑曲線卻爬不上去時,我試著伸手敲門,去找那些曾經在情緒上交換過、擁抱過的人希望能得到一些安慰鼓勵和正面能量,得到的是三言兩語打發,下一句策馬把話題轉到自己身上,討論起自己生活的壓力,這樣那樣的聽了幾個小時對方才心滿意足結束話題。一開始摸摸鼻子抱著空虛心情入睡,到後來,這種不平衡的關係很自然的把我的眼光從他的問題上挪開來。甚至前陣子碰上生活難題困擾時,我尋求幫助,那個嘴裡說我們是好朋友的大佬渾然不知我發生什麼事,也沒有興趣去發現我這段時間究竟是怎麼了的支字片語。

後來再銜接上時,他問:最近好嗎?我大約說了發生在我身上掙扎著走過來的事。他敷衍的丟了兩句官方安慰詞,開始到結束一分鐘而已,又巧妙的把話題帶到自己身上。

吝嗇對我付出關心的人,我又何必把時間花在他身上聽他說一些五四三?這種人的特質很明顯,能同甘不能共苦,而且還是,你能苦他的苦,他不能苦你的苦。

我一直告訴自己,沒人逼我這麼做,自己愛往穢氣裡鑽就怪不得人家想倒垃圾時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我;自己不當自己一回事,別人也不會把我當一回事。我檢討自己肯定是有意無意散發出:"沒關係,你的事情重要,你先說;我的感覺?唉呀,沒什麼大不了的啦,不用太在意。" 這種自己明明介意還要三八裝大方的氣息。我大概會是那種路人稱讚我的小孩聰明美麗又乖巧時會臉上帶著歉意,心口不一說出:"沒有啦沒有啦,他們很普通",內心是五十年代老靈魂的媽媽。

證據就在圖片中,自己都說自己的話不重要了,誰拿妳當回事?
1.jpg 
想要改成【重要意見】又變成此地無銀三百兩,如果不是自卑怕人家不重視我又何必特別強調?在床上翻滾一整夜,把情緒押上審堂嚴刑拷打,最後劃押的結果是:別人不重視我的感覺我管不著,但是我不能把自己的感受推落井底再封上大石塊;有餘力時我很樂意雙手打開愛世人,沒有能力時也不需要虛情假意拖著半殘身體,跛著一條腿替人打跑僵屍,何苦呢。所以,我誠實的把自虐標題改成以下,不華麗卻很真實。
2.jpg 
事情角度有很多面,就算不瞎,近距離也只能看到象鼻或象腿,我的想法無法面面俱到,但是就算是偏見也是我的意見,我得誠實面對自己內心反應出來的想法和感受。成熟或幼稚都無所謂,這是我現階段能達到的程度。網路上酸人酸語把人家一段話無限放大的人多的是,只是把那些負面的話聽進去自我凌虐,不會讓我賺更多錢,或變得又正又辣。賠本的生意不要做,這種事繳完學費上過課就當營養學分唄。

我也需要人家的抱抱,而且我的抱抱是限量精裝版,只能留給真正關心我的人,對我關心的人,我的正面能量的確是連科學家都要推眼鏡大叫"太神奇了珍妮佛"那樣會自行光合作用隔夜自動補血隨時可以上戰場砍妖怪安捏神奇。

經過多少次的循環我終於認清我不是女超人,也不用硬撐著當女超人。我要的是互相扶持、兩岸開放交流的正常關係,不是人型拉幾桶。自己的問題請自己解決,自己的情緒也請自己消化。大家都是大人的年紀,別老是要哭著找媽媽,就算要找媽媽也請認明,我沒奶可以餵你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治亞旅途 的頭像
喬治亞旅途

喬治亞東村記樂簿

喬治亞旅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畢 曲
  • 給你一個抱抱.
  • 謝謝(抱)

    喬治亞旅途 於 2011/09/13 23:28 回覆

  • 西 西
  • 所以我這幾年很自然而然的疏遠了些朋友,
    因為我也受夠了無止境的鬼打牆或者是對我的難過充耳不聞/輕輕帶過的人,
    互相,應該不在她們字典中。
  • 妳劃到我的重點。後來我覺得,那些只會在他們有需要才出現的人,其實從來就不是我的朋友,或者應該說是,我從來就不是他們的朋友。既然不是朋友,轉身離開其實對自己才是最好。

    喬治亞旅途 於 2011/11/10 22: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