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反聖嬰帶來的土產就是暴冷冬,印象中的台灣已經好久沒有冷成這副德性;昨天回家在電梯中縮著脖子、呵氣搓手和鄰居討論溫度低到連正值青壯年的她都出現心悸的症狀,還差點一度休克。

那就更不用說年老力衰上了年紀的銀髮族。

連著好幾波的寒流侵襲台灣,空氣凍到很多老人家頂不住;騎車穿梭在大街小巷,常常街頭看見牆壁上倚著一整排貼了紅字標著音容宛在的花圈,轉個彎又見到一群人批麻帶孝圍著金爐燒紙錢,一路上總能看見好多搭起的藍白帳篷,短短二十分鐘的路程就讓我遇上了六個喪家。在我家這邊,昨天早上才送走一個,棚子都還沒拆光;晚上對街又擺出來一個。

今天早上在路途中遇上排場很大的出殯車隊,領頭車是車斗上載有各式樂器配備、黃白花圈裝飾的很華麗的藍色小貨車,中間是一台美式的黑頭殯儀車,尾隨一台大型遊覽車;承辦單位是某家知名禮儀公司,派來的二十幾位員工不是暗色西裝領帶白手套,就是筆挺淺色硬高領加窄裙的空姐服。隨著儀式結束、喪家一個個搭上遊覽車,結束「活動」的生命禮儀員工瞬間切換成下工模式,嘻鬧著把籃子裡的紙花一把一把撒在對方身上、男男女女當街推擠笑罵,氣氛很是愉快輕鬆。

場景拉回街道對面,一群全身白衣頭戴過腰長麻帽的家屬正排隊準備上車送他們摯親家人最後一程。

只是,喪家都還沒全上車,靈車都還沒駛離呢;家屬臉上的木然哀戚和咧嘴大笑的員工形成黑白似的刺眼對比。
車上車下兩樣情。同理心,有時候真的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

walkamileinvite.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治亞旅途 的頭像
喬治亞旅途

喬治亞東村記樂簿

喬治亞旅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