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換的這一份新工作,說是新工作也不新,早已在公司裡走跳了近年餘,處在自稱新人公司不同意,說老鳥自己不覺得的尷尬期。除了很熟悉洗手間、廚房、娛樂室、會議室和員工健身房的路線,職務上仍舊是在磨合期。

忘了誰說過這樣一句話:「一個員工真正能為公司貢獻點什麼的時候大約是做了平均三年。」
工作上有鳥氣,帶著屎臉回家,老婆飛撲的歡迎回家熱吻都只能換得淡淡的微笑,整個家的氣溫驟降好幾度,三隻狗狗識趣的黏著我打轉,偶而若無其事的晃過去探探大叔爸爸水溫是否還沸騰。工作上有低潮的原因很複雜,客戶難搞、上司機車、工作量爆增,連帶開車在路上遇上開車技術不好的駕駛人都能夠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為了搞定客戶,連續兩個禮拜連續工作近八十小時,等於兩份全職工作時數,常常六點半就要到公司,六點下班後還要把工作帶回家,凌晨兩三天還要起床查看客戶端系統是否穩定,人一累火氣就容易上升,大叔發洩的方式就是不停碎碎唸。明明知道不該把工作的低氣壓帶回家,可是低潮就像甩也甩不掉的尾巴緊黏不放,有時一個不小心還會橫掃無辜百姓。

這個低潮不是事業不順,而是事情太多太緊湊,每天神經緊繃長時間工作,鐵人再強也會有撐不下去的時候;偏偏再過沒多久又是一次為期兩週磨人耐心和精神的出差,大公司雖然薪水福利樣樣好,但是要求和工作量絕對是和報酬成正比。

面對壓力籠罩的大叔,宅妻能做的實在有限,除了偶爾陪罵幾句讓他知道我永遠是他的啦啦隊之外,就是拉長耳朵,當他的心情垃圾桶。躡腳小心亦亦繞過大叔情緒地雷,深怕一個說錯話會引來更難收拾的壓力原子彈,這樣的生活不是不辛苦,但是和他長時間爆肝工作養家、時時要身段擺低、微笑面對盛怒客戶的心酸比起來,我一天只聽他一兩個小時的抱怨真的算不了什麼。

和幾個同在婚姻中、年齡相彷的朋友聊起如何面對另一伴工作上無止盡的壓力,沒什麼特效藥,就是陪伴陪伴再陪伴,等待他的低潮過去;三不五時變換環境,改變心情,一直談話有時候會更走不出死胡同。而且船到橋頭自然直,擔心生氣不會讓事情往更好的方向發展。

小時候課本上讀到一個爸爸寫給兒子的信:「爸爸從前所有的雄心壯志在你出生後全部化為繞指柔」,大叔對他的職業單車手夢想從沒有放棄過,結婚後為了撐起一個舒服的家、讓心愛的老婆無後顧之憂做想做的事,心中的單車夢再怎麼火熱都願意按捺下來默默添柴加薪成為保護這個家的強壯力量。

就像他時常對我說的:「我寧願自己天天吃泡麵拮据過日子,也不要妳為了錢煩惱。」

親愛的,我不要你委屈自己天天吃泡麵,我只要你每天開心過日子。工作不過就是為了換得一口飯吃、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住,過得去就好了,我們除了房貸外,不欠別人什麼;如果你想換工作我會支持你,如果你想要留下來繼續奮鬥,我也二話不說當你的垃圾桶、聽你吐苦水,只要你開心就好。再不然老娘我親自下海重出江湖,夫妻倆一起打拼也沒什麼了不起。我生下來就註定是要奔波一生的勞碌命,與其在家閒待當個假貴婦,我更愛頂著職業婦女的頭銜。


工作不是最重要的,舒適的大房子也不是最重要的,你,我親愛的大叔,你才是最重要的。

05.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治亞旅途 的頭像
喬治亞旅途

喬治亞東村記樂簿

喬治亞旅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